济宁市粗茄电子营业部

澳新银行杨宇霆:丰富离岸人民币利率工具支持实体经济

  今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,人民币贸易结算增加,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如何?数字货币怎样推动人民币国际化?《大行其道》对话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。

  核心观点:

  1 人民币资产成为国际投资者的避风港,这一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地位将大幅提升。

  2 丰富离岸人民币利率产品种类,有助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支持实体经济。

  3 数字货币有望推进人民币国际应用,撼动美元地位。

  第一财经: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显著升值,同时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在贸易上以人民币结算的量是大幅地增加,那么您观察今年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是否有大幅提升呢?

  杨宇霆:我观察最近几年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的份额越来越高,特别是在今年我观察平均也有20%,就是1/5的中国贸易都是以人民币结算,当然这大部分的跨境的内地和香港的贸易都是已经是以人民币结算,这个数字跟前几年相比,也是一直在慢慢缓慢地上升,从2017年当时开始的时候,结算的份额就是15%,如果现在有20%,在过去4年之间已经在慢慢地增加5个百分点,就说人民币在经常账户里,已经慢慢成为一个交易的工具。

  第一财经:在今年这种国际环境之下,是不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好时机呢?

  杨宇霆:对,我觉得特别是今后一段时间,随着我们现在看世界经济的形势,中国的复苏的周期领先其他的国家,而且我们的经济比较稳定。中国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大国,在今年可以有一个正的经济增长,从货币政策角度,相对利率比较高,在利差的支持下面,人民币的吸引力相对比较高。

  在前一段的时间,我们看到上一季度外资持有中国的债券已经增加大概是4000个亿人民币的金额,也是蛮大的金额,可以说中国已经人民币的资产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投资者的避风港。 在这个背景里边可以大幅的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。

  第一财经:您觉得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可以从哪些方面来进行着手呢?

  杨宇霆:我觉得下一步要做的,当然就是扩大中国的金融市场的开放,我们继续的开放,吸引外资持有中国的资产,而且它也不一定在离岸持有中国的资产,也可以在在岸、在境内持有中国的资产,这个也是一个人民币国际化的方法。

  当然下一步就是要建立好境外一些的基本建设,来支持离岸人民币的交易,这个也是我们必须继续建立的,包括产品的开发,我们现在看到外面都是一个人民币存款,或者是持有资产,可是从避险的角度来看,除了离岸的CNH的一些远期工具,此外利率的工具还是比较缺乏,如果是在离岸市场里边提供多一点的有关人民币利率的一些产品,也是可以对国际的投资者多一个避险的选择,这个可以很有效地建立或者是扩大离岸人民币的市场的。

  第一财经:您提到要扩大离岸人民币产品的种类,这是否您早前提出的,如果是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,就意味着人民币的离岸化?

  杨宇霆:可以这样说,毕竟香港是一个比较大的离岸市场,也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人民币市场。

  这样的背景下面,我们看到这是过去一段时间,过去10年大部分的交易还是以贸易结算为主。然后在最近几年开始开发,比如说沪港通深港通,对人民币的一些的交易有一个支持,毕竟在港股上面还是港元来上市。可是在这中间的跨境的流动,流量的确增加,我们也看到了香港人民币的存款在过去12个月已经慢慢的增加了。在这个背景上面我们怎么有效地扩大人民币在其他的一些的范围,或者实体经济里面的应用,我觉得还是值得我们思考。在从企业的角度来看,到最后还是在离岸市场可以多利用人民币,对企业来说都是以避险为主。

  贸易支付能不能避险,除了我们以前说汇率方面的远期,实际上如果要提供人民币贷款,这种的业务还是需要利率的工具。我们知道现在的外面的就是离岸市场里面的利率的工具,都是比如说CCS(交叉货币互换)为主,可是IRS(利率互换)这种的工具还是非常缺乏,如果在离岸市场能建立一个利率的曲线,可以让银行系统多一个利用利率的参考,做一个建立利率产品的工具,我觉得就可以大幅地扩大人民币在实体经济的应用。

  第一财经:您刚提到 CCS和IRS的工具分别指的是什么?

  杨宇霆:它都是一种利率避险的工具,CCS就是 Cross Currency Swap,就是两种货币的利率的交换的一种工具,一般可以说在发债的时候,如果一个企业它发美元债,以前可以有选择,然后如果要发人民币债也是一个选择。

  那两种的考虑就是中间我能不能在发美元债的时候,或者发一个人民币债券的时候,能享受美元的一个利率,比较低的利率,中间当然也需要付一个代价,成本实际上也可以反映在 CCS里边,一个避险。

  另外IRS一般在境内非常流行或者其他的货币也是非常流行的,传统的利率的工具,它是纯属是人民币对远期利率的一个避险的工具,所以它跟CCS不一样的地方,它跟另外一个货币是没有关系的,没有相关性的。IRS是纯属一个人民币的利率的避险的工具,可是这个我观察过去十几年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里面,在香港的应用比较少。

  第一财经:最近市场的一个焦点就是深圳试点了数字货币,那么这个数字货币的应用,您觉得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可以发挥一些什么样的作用?

  杨宇霆:数字货币的发展我觉得是必然的国际的潮流了,很多其他国家也是开始考虑推出数字货币,当然中国已经在这方面已经是领先了,我们知道深圳已经有了,然后一些试点,在苏州在雄安也有已经推出了试点。数字货币的应用,现在在国内的数字货币可以说是一种M0(流通中的现金)。我们下一步怎么推广这种数字货币的应用》现在比如说我们中国人去外面旅游,都是可以通过电子支付,可是这个一定需要通过银行的系统,在很远的地方,如果他不能上网,只能接受现金。在这种地区能不能通过数字货币来推广数字人民币的应用,我觉得是一个机会。

  这个发展刚开始,其他国家也是刚起步,在推动全球的货币数字化,我觉得中国也可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。

  第一财经:现在在国际上还有哪些国家已经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货币?

  杨宇霆:好几个国家都是非常积极地推动,英国央行,也是在BIS(国际清算银行)的平台上面,开了好几个会来推动数字货币的发展。可是在它推动之前,一个国家就是瑞典,它实际上也是已经有一个试点了,叫e克朗。它的货币就是电子的形式出现,当它推动的时候,或者它刚开始在试点的时候,发现持有现金推动之后,现金的在货币供应里边的份额越来越低,所以说的确可以在一个小的地区,大家都愿意用电子货币,可以减少现金的一个需求。

  第一财经:那么您觉得现在从全球趋势来看,数字货币发展的关键是什么?

  杨宇霆:它还是一种主权货币,在本国里边推动一个电子化的M0是相对比较容易。如果要把这种的主权的电子货币要推广,必须要其他的国家也需要接受。

  也许区块链可以提供一条新路,让国际现在的货币交易系统里边的改革能更推进一步,我们知道现在国际上面还是一个美元霸权、美元主导的一个国际的支付系统,能不能改变这种以美元为主,一个国际的货币的框架,如果能推动一些国际机构,包括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或者是其他的国际机构,或者BIS(国际清算银行)联合在上面建立一个非政治化的支付系统,将来就是数字货币的更具体地用在国际大额的一些支付里边,我觉得区块链是值得思考的一条新的方法来推动货币数字化。

  

(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)